遇见喜欢的东西就买了吧

更新时间:2019-10-09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不锈钢冶炼工艺技术及趋势分析www.14448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

  哪里有故事,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:洪小漩 中秋节,凌晨赶回家,草草睡了一夜。早上7点,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。于是,洗漱完上好香,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,来到集市觅食。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、五、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。正月十五,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。 小时候,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,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,随她一道去菜市场。我把作业本一丢,雀跃地仿佛出笼的鸟儿。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,催促着等邻居伯母、婶婶、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。 菜市场么,就是那样,举目望去,熙熙攘攘、满满当当。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,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。 自从出来念了书,参加工作后,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,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。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,买了个两个饼,她一个,我一个,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。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,一边按着快门,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。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,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。他伫立在我身旁,笑着问,这有什么好拍的?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,而非本地土话,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。他笑笑说,自己是东阳人,最近在镇上造小学。 我心里一惊,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,不是在那么。 他笑笑,搬了,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。 那太遗憾了。我放下相机,唏嘘道,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。 大伯则安慰我,没什么好遗憾的,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,有了新校舍,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。 简短对话,简洁告别,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。目之所及,都是新鲜的,更是熟悉的,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,都亲切至极。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、紫殷殷的棱角,开着口的无花果,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,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。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,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,一顿饱腹。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,随即打道回府。这一束花,能在房间里香一日。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构图都好满,仿佛要溢出屏幕来。大概是,多大的广角,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。